电话:029-81878793(办公室) / 81878791(教学处)
登录|注册
教学论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教研>教学论文

药家鑫的双重人格分析(一)

发布日期:2012年01月15日来源:作者:教学处点击次数:1909

  【摘要】药家鑫的双重人格,使得他这个具有音乐天赋的亲朋好友眼中的好孩子、好学生,只因一念之差成为了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药家鑫案件的出现,再次为我们所有教育者敲响了警钟,关注青少年的人格健全发展势在必行。到底是什么培养出了药家鑫的双重人格?我们该怎样有效预防下一个“药家鑫”的出现?本文将对药家鑫的双重人格和成长过程进行深入探究,以求揭示药家鑫双重人格的成因,找到培养青少年人格健全发展之途径。

  【关键词】药家鑫双重人格成长过程

      【作者】孙爱娟

  2011年6月7日,高考的第一天。这天上午,在993万莘莘学子步入高考考场的时候,年仅22岁的大学三年级学生药家鑫,在陕西西安执行死刑。在这样的日子里,这两件被全社会高度关注的事情同时发生,不禁让人们再次陷入深深的反思。一个在亲朋好友老师同学眼中的优秀学子,却被判有严重罪行而处以极刑,令人情何以堪……

  一、案情回顾

  2010年10月20日晚11时左右,在西安市大学城的学府大道上,26岁的女服务员张妙骑着电动车下班回家,途中被一辆同向行驶的枣红色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撞倒,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左腿骨折、后脑磕伤。轿车的司机是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药家鑫当晚驾着私家车去大学城看望女友,在途中不慎撞到了张妙,下车后观望张妙伤势时发现张妙在看自己的车牌号。药家鑫立刻返回车里拿出一把单刃水果刀,对张妙连捅8刀,腹部一刀,背部三刀,前胸一刀,双手三处刀伤,最终致其死亡。之后,药家鑫驾车逃逸,心惊胆颤中至郭杜十字时再次撞伤两名行人,再次逃逸时被附近群众抓获。

  药家鑫被抓到交警队后,经审讯,他只交代了如何撞伤两名行人的过程,因对方伤势不重,于21日放回家。

  10月23日上午,药家鑫向父母交代了他撞伤并杀死张妙的过程,父母立刻带领药家鑫到公安局自首。

  10月24日,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接到了药家鑫的“拘留通知书”,上面写着药家鑫“涉嫌1020张妙被杀案”。

  11月24日,药庆卫领到了药家鑫的“逮捕通知书”,上面写着药家鑫“涉嫌故意杀人”。

  2011年4月22日,药家鑫一审被判决死刑。

  5月20日,药家鑫接受二审,省高院维持了原判。

  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为何会招来杀身之祸?无论是对张妙,还是对药家鑫来说都因此而结束了生命。药家鑫为何要在撞伤张妙之后再将其致死?药家鑫给出的理由让所有人嗔目结舌——“天太黑,我不清楚她伤得程度,心里特别害怕、恐慌,害怕她以后无休止地来找我看病、索赔”,“我担心受害人记住我的车牌号码”,“我怕撞到农村的人,特别难缠”,“我怕她没完没了地缠着我的父母和家人”。

  二、人物简介

  药家鑫,男,1989年11月7日出生,家住西安市新城区公园南路20街坊,西安音乐学院2008级学生。

  药家鑫就读的学校位于西安市南郊,上大一时,他在学校住了两个星期,就因为家里正好在学校划定的走读范围之内放弃了住校,每天往返于东郊的家和学校之间。也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在校外寻找打工机会。从学校附近的酒店大堂琴手、外县的音乐学校老师,到遍布西安城几个方向的家教,他都做过。一周有三四天时间他要在外工作,收入也就不菲。出事前,他一个月收入能有两三千元。

  大二时,药家鑫向父母提出一个要求:给自己买辆车。理由是打工上学回家都需要奔波,没车太不方便了,而且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不但自己能负担每月的养车费用,还能每个月偿还父母1000块钱,相当于为这辆车做了长期按揭。父母觉得儿子讲得也有道理,咬了咬牙花了14万给药家鑫买了一辆雪佛兰克鲁兹。没想到刚上大三时买的新车,却成了结束药家鑫生命的导火索。

  药家鑫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在父亲眼中,药家鑫“是个从小到大几乎没犯过错的孩子”,让父母放心的孩子,就是有点倔。

  在母亲眼中,药家鑫学习好,琴也弹得非常好。

  在邻居眼中,药家鑫文气、随和、有礼貌,是家里的乖孩子。

  在药家鑫做家教的孩子家长眼中,药家鑫是一个很安静、很干净、很客气的人——他弹琴之前总会仔细地把手洗干净,他喜欢安安静静地弹琴,他不喜欢激烈的曲子,他从没有迟到,也没有请过假,他总会先关了手机再练琴,他进门时会微笑着和所有人打招呼,他几乎不吃别人家的东西,“也许有点轻微的洁癖”,他不喜欢足球以及一切剧烈的运动,他想考研,去北京上海寻求更好的深造机会。

  在大学同学眼中,药家鑫是一个很优秀、羞涩、普通的人——他专业课不错,第一学年就拿到了乙等奖学金,他笑起来眼睛咪咪的,爱脸红。他不太吭声,“平淡得让我想不起来”,因为他走读,和班里同学并不熟悉。

  在朋友吴强(化名)眼中,药家鑫:

  柔弱——药家鑫胆子小,不和人吵架,有什么事情都跟在吴强后面。从来不敢自己在家玩游戏。

  倔强——药家鑫和吴强在一起玩的时候,常常提前两个小时就准备出门。除了擦化妆品,他还会反复把自己的东西一遍遍核对,总是感觉自己忘记带某样东西。药家鑫喜欢什么就一股脑地喜欢。他喜欢滨崎步,MP3里永远是滨崎步的歌。他去卡拉OK,只唱滨崎步的日文歌。他不懂日文,就用中文注音。他不允许任何人说滨崎步的坏话,说了他会翻脸。药家鑫的执拗也经常会让家里人屈服,他开的那辆雪佛兰科鲁兹是他家的第一辆车,按照他父亲的性格,是不会喜欢他那么张扬的。

  敏感——药家鑫很在意自己的外表。夏天,为了不晒黑,他会穿长袖的衣服。他不能容忍自己的脸上长痘,会熬中药来吃。他会买各种化妆品,会用脱毛膏。他保养自己的手比女孩子还要精细,一层层的抹护手霜、修剪指甲。

  爱美——药家鑫爱美,想到要整容。有一段时间,他和自己的一个朋友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中了五百万怎么花。计算了那么久,他最后的结论是,拿去整容。高考他考得很好,他姥爷奖励了他一万块钱。他拿出一半钱做脸部美容,一半买了手机。

  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紧张——药家鑫最无法接受的是父亲的讽刺,“他常常会在背后骂父亲”。他的父亲曾经对他说,“你那么丑,没有人会喜欢你”。那时候药家鑫在上初中,近200斤的体重,很短的时间内,他迅速瘦了下来。到现在,他一直保持一百斤出头的体重。他曾经说,他会把吃进去的食物都吐出来,只尝一下味道。药家鑫说“我想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他甚至有时候会抱怨,他恨死了自己的父母。他对吴强感叹,“也许我心理有点扭曲了吧”。

  在辩护律师眼中,药家鑫是一个“成长道路上没有污点,学习优秀、得过各种奖励”的好学生。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药家鑫具有明显的双重人格,他的外在表现和内在人格特质有着极大的反差。

  药家鑫的双重人格(表1)

  外在表现内在特质

  听话、乖巧、文气、随和、

  有礼貌、很安静、很干净、

  很客气、积极上进、优秀、羞涩孤僻、柔弱、倔强、偏执、

  单纯、幼稚、敏感、虚荣、

  自私、情感淡漠、自卑、叛逆

  三、成长历程

  人格的形成是先天遗传因素和后天的环境、教育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行为遗传学的最新研究表明:对于大多数身体健康、发育正常的人来说,遗传对人格(总体上)的影响占50%,但是其人格发展也受个体的生活史及社会历史条件的重要影响。

  对于药家鑫双重人格的形成,我们可以从其个体的家庭生活成长史和其所在的社会环境两个方面来探究。

  (一)药家鑫的家庭生活成长史

  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是山西农村人,家里有一哥一姐,身为小儿子的他自小家人就疏于管教,加上和哥哥姐姐年龄差距都有点大,他的童年受到的约束甚少。野大了的他17岁就离家参军,此后再也没长时间回过老家。在外辗转数年后,他在西安经人介绍,认识了药家鑫的母亲段瑞华。有了药家鑫后,药庆卫又因为工作在外地,有足足12年的时间,都只有休假时才能回来。药家鑫初中前,都是妈妈一人带大的,对爸爸的记忆很是模糊的。所以,在药庆卫回到西安后,药家鑫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和爸爸相当陌生。

  药家在西安住的房子,是单位90年代建的无产权房。他们也只有这一处房子,楼梯房,五楼。心脏不好的药庆卫走一走,就得喘喘气。屋里没有铺瓷砖,更没有木地板,简单的白墙、水磨石地板,家电也都上了年头,就连抽水马桶都是坏的,上了厕所,只能舀水去冲。

  药庆卫曾在解放军总后勤部西安军事代表局驻西安北方华山机械有限公司任军代表,50岁上下从部队离开,争取到正团级待遇后,他选择了自主择业,因此一次性拿到了30万元。但随后,他就和军队再无瓜葛,此后在一个工厂担任质检员,而退休在家多年的段瑞华每月工资只有1000元。两人加起来,年收入有五六万元,在西安,这个收入算是小康之家。但考虑到西安音乐学院一年1.5万元的学费,还有其他种种额外支出,这个家过起日子来,也总是紧紧张张的。

  尽管如此,这对夫妻对药家鑫的学业一贯重视。药庆卫的回忆里,儿子和自己关于生活的交流,从来不多。“他有点怕我,或者不能说是怕,是敬畏。我就是和他说些道理,有时候给他做做决定,说得最多的就是学习。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学习。生活上的事儿,他都是和他妈妈说。”

  药庆卫和段瑞华都喜欢吹拉弹唱,药庆卫会吹葫芦丝、唢呐,还会来几下古筝。小家鑫也早早展露出了自己在音乐上的天赋,只听过一遍的歌,他就能辨出旋律。长大后,他爱看的动漫音乐,听上几遍,他就能改编出一首完整的钢琴曲目。夫妻俩决定让药家鑫学钢琴,学了不久,药家鑫就明显比一同学习的小孩水平高出一截。练琴是格外辛苦的事情,尤其是对小孩而言。段瑞华说她从未打过药家鑫,“除了因为练琴。弹钢琴时手型不能有一点不标准,否则永远也不会成功。”初学琴时,药家鑫的手型总是出错,怎么都纠正不过来。于是每当他练琴时,段瑞华就拿把尺子坐在他身边,一旦他手型出错,“啪”的一下,尺子就打上去了。“”

  药家鑫杜绝了他在练琴时的错误,也几乎杜绝了他在其他方面的错误。

  药家鑫成长过程中仅有的让父母不放心的插曲,就是初中时迷恋上网,老师把家长叫到了学校,告诉他们药家鑫有时会逃课,有时下课不回家,就是去网吧上网。夫妇俩如临大敌,药庆卫那时刚刚离开部队,索性不上班了,天天看着药家鑫,防止他上网。药家鑫也为此挨了不少打。

  药庆卫认为儿子还是比较理解父母苦心的,他说药家鑫主动提出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以免管不住自己。药庆卫答应了这一请求,还经常陪他在地下室做功课。但在药家鑫后来对朋友的叙述中,这个故事变成了药庆卫将他关在了地下室,地下室既黑且冷。他还当着好友的面说过自己恨父母,“恨不得捅死他们。”

  药家鑫自述: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几乎除了学习以外就是练琴,妈妈陪我练琴,小的时候每周练琴,为了练琴,妈妈都会打我,或者拿皮带抽我。妈妈为了不让我以学习压力作业多为借口,就回到家先练琴,弹完琴才能写作业。我害怕作业写不完,小学课间除了上厕所都不会离开座位,我就一直在赶着写家庭作业。”

  “上了初中,学习下降了,成绩不好,爸爸很着急。爸爸转业以后就没有再找工作,他学我的数理化,然后给我辅导。有一段时间,爸爸看我的成绩不好,没有努力学习,把我关在地下室里面,除了吃饭能上楼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地下室里待着。”

  “我看不到希望,天天压力特别大,我经常想自杀。”

  (二)药家鑫所在的社会环境

  从药家鑫的学校教育环境来看,他的成长历程正在经历着学校教育从应试教育到素质教育的转型时期,很多学校正在把教育教学的重点从仅对分数的要求,慢慢转向到对学生全面素质提升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难免还会有应试教育的弊端在学生身上显现,高分低能的学生依然存在。

  从药家鑫所在的社会大环境来看,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人与人之间激烈的竞争,并且这种竞争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人们都有一种潜在的价值导向:上了好幼儿园,才有可能上好的小学;上了好的小学,才有可能上好的中学;上了好的中学,才有可能上好的大学;上了好的大学,才有可能找到好的工作;找到好的工作,才有可能有不错的收入;有了不错的收入,才有可能有幸福的生活。所以从成人到孩子,几乎都把关注点集中在了升学就业的问题上,而在对待这一问题时,人们又往往把焦点只对准了分数,甚至不择手段地想方设法获取高分。于是,分数以外的方面就被人们有些忽视了,孩子的情感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孩子的思想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孩子的品行没有得到很好的培养,孩子的能力没有得到充分的锻炼。社会中处处弥漫着浮躁、功利、自私和偏执的气息。 how to cheat on wife women cheat on their husbands link

how to cheat on wife how to cheat on wife link
open generic viagra overnigh where can i buy viagra online
教学教研